<p id="xdp7p"></p>

<sub id="xdp7p"></sub><address id="xdp7p"><listing id="xdp7p"></listing></address>

    <sub id="xdp7p"><address id="xdp7p"><listing id="xdp7p"></listing></address></sub>

      <form id="xdp7p"></form>
      <noframes id="xdp7p">
      <address id="xdp7p"></address>

      <address id="xdp7p"><listing id="xdp7p"><listing id="xdp7p"></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xdp7p"><span id="xdp7p"><dl id="xdp7p"></dl></span></form>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博雅生物:深陷資金旋渦

            博雅生物巨額真金白銀通過預付款和其他應收款流出上市公司。

            近期,一封《致每一位高特佳人的公開信》在市場流傳,深圳市高特佳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高特佳集團”)董事長蔡達建的配偶金惠麗在信中稱,因第三者插足已向法院提起離婚析產訴訟,并表示其與蔡達建的婚內共同財產遭到嚴重侵害,同時質疑蔡達建利用擔任董事長的權力侵占高特佳集團的公司財產。

            博雅生物(300294.SZ)作為高特佳集團旗下核心資產,立即引來資本市場高度關注。《證券市場周刊》記者注意到,博雅生物賬面上有巨額資金流向關聯方,高特佳集團控制的關聯方存在侵占上市公司利益之嫌。此外,博雅生物還有一筆交易沒有成功的股權預付款,至今沒有按時收回,背后原因不得而知,存在爛賬風險。

            博雅生物是以血液制品業務為主的醫藥企業,產品包括血液制品、糖尿病及抗感染類化學藥、生化藥等,2019年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29.09億元、4.26億元。

            8億預付款之謎

            2020年上半年末,博雅生物賬面上共有8.42億元的預付款項,絕大部分賬齡較長。其中,1-2年5.01億元、2-3年2.02億元、3年以上1.15億元,1年以上合計8.18億元,占全部預付款項的比例為97.16%。

            上市公司預付款項幾乎全部都給了博雅生物制藥(廣東)有限公司(下稱“博雅廣東”),2020年上半年末預付金額達到8.18億元,占全部預付款項的比例為97.16%。

            博雅廣東是上市公司關聯方,兩者之間構成關聯交易。2017年4月6日,博雅生物公告稱,擬使用5000萬元自有資金與控股股東高特佳集團及其他方,共同投資醫藥產業并購基金“深圳市高特佳前海優享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前海優享”),管理人為公司控股股東高特佳集團。當月,前海優享完成對丹霞生物的收購。2019年7月2日,丹霞生物更名為博雅廣東。

            博雅廣東是一家以血液制品為主營業務的生物制藥企業,其擁有25個站點,其中17個單采血漿站,8個采集點。在被前海優享收購之后,博雅廣東立即與上市公司簽署了金額巨大的采購協議。

            2017年5月23日,博雅生物公告稱,公司向博雅廣東采購調撥血漿及血漿組分,預計24個月內采購調撥不超過100噸原料血漿、不超過180噸原料血漿,用于生產靜注人免疫球蛋白的組分;不超過400噸原料血漿,用于生產人纖維蛋白原的組分,總計金額不超過4.02億元。

            本次采購協議履行截止時間在2019年5月23日。就在這份采購協議即將到期之際,博雅生物又拋出了一份金額更大的采購協議。

            2019年4月15日,博雅生物公告稱,公司與博雅廣東簽訂《原料血漿供應框架協議》,同意終止2017年5月雙方簽署的《血漿及血漿組分調撥和銷售的框架協議》,并同意在本次協議簽署生效后24個月內,博雅廣東向公司供應原料血漿不超過500噸,金額不超過8.25億元。

            這兩份采購協議對博雅生物而言不是一個小數目。要知道,上市公司2019年全年的營業成本也不過11.24億元。

            博雅生物向關聯方采購巨額血漿本身并不是問題。但奇怪的是,這些巨額預付款遲遲不能結算,幾乎所有款項的賬齡都在1年以上,其中不少還在3年以上,與行業慣例嚴重不符。

            華蘭生物(002007.SZ)是 A股血液制品龍頭,2018-2019年,存貨周轉天數分別為385.77天、328.05天。這也就意味著,血液制品行業從采購血漿到生產成品的周期大約在一年左右,而博雅生物在支付采購款2年甚至3年之后仍然沒有收到關聯方提供的血漿,明顯異常。

            金惠麗在公開信中稱,蔡達建沉迷于與張某楠的關系,沒有時間和精力顧及工作事業,導致高特佳2017年至今經營管理不善,造成重大并購失控(如丹霞項目等),員工該有的福利獎金被取消。

            股權款有去難回

            2020年上半年末,博雅生物其他應收款有1.45億元,相比期初大幅增加272%。

            其中,金額最大的一筆是預付股權款,金額有1.24億元,賬齡在1年以內,主要系收購羅益(無錫)生物制藥有限公司(下稱“羅益生物”)股權預付款調整至其他應收款所致。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博雅生物

          研究報告、榜單收錄、高管收錄、品牌收錄、企業通稿、行業會務





          人妻出轨中文字幕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