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xdp7p"></p>

<sub id="xdp7p"></sub><address id="xdp7p"><listing id="xdp7p"></listing></address>

    <sub id="xdp7p"><address id="xdp7p"><listing id="xdp7p"></listing></address></sub>

      <form id="xdp7p"></form>
      <noframes id="xdp7p">
      <address id="xdp7p"></address>

      <address id="xdp7p"><listing id="xdp7p"><listing id="xdp7p"></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xdp7p"><span id="xdp7p"><dl id="xdp7p"></dl></span></form>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熊貓乳品:實控人現身毒奶粉公司 自建奶源基地折戟產品質量存隱憂

            多年前爆發的“三聚氰胺事件”,如同被絆倒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社會對乳制品安全備受關注。而作為濃縮乳制品企業,熊貓乳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熊貓乳品”)上游與奶粉行業息息相關。

            反觀其背后,熊貓乳品的產品曾抽檢不合格;且熊貓乳品曾自建奶源基地卻“折戟”,該供應商曾在產品質量上“踩雷”,不僅如此,其他供應商也“劣跡斑斑”,與“問題”供應商合作,熊貓乳品產品質量或存隱憂。此外,而熊貓乳品與曾“毒奶粉”被立案的公司關系或“不一般”,而熊貓乳品“撇清”關系背后,其又扮演什么樣的角色?

            一、上海熊貓售“毒奶粉”,熊貓乳品忙“撇清”關系

            2009年,上海熊貓乳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熊貓”)因售賣三聚氰胺超標產品被立案調查,熊貓乳品緊急“撇清”關系。

            據瑞安市政府2008年9月18日發布的《關于嬰幼兒配方奶粉的消費警示》,嬰幼兒食用了含有三聚氰胺的嬰幼兒奶粉后出現不明原因的哭鬧、嘔吐、發熱、尿液混濁、血尿、少尿或無尿等癥狀。其中,上海熊貓生產批次為200808302的產品“幼兒成長配方奶粉3段(優康)”、生產批次為20080826的產品“較大嬰兒配方奶粉2段(優健)”、生產批次為200808272的產品“較大嬰兒配方奶粉2段(優康)”被檢查出含有三聚氰胺,含量在523mg/kg至619mg/kg間。上述產品對應的商標為“熊貓可寶”。

            據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的《陳啟偉:熊貓乳品產品含三聚氰胺一案不存在瞞報》及中國政府網公開信息,2009年4月23日,上海市質量技術監督局在日常污染物監測中發現,上海熊貓的產品中三聚氰胺超過國家標準。2009年4月28日,因此案涉嫌犯罪,上海市質量技術監督局將案件移送上海公安機關。

            據由最高人民法院批準成立的中國法院網發布的《上海“熊貓奶粉”案責任人終審獲刑》,2010年4月,上海熊貓相關責任人王岳超、洪旗德及陳德華被判處有期徒刑3至5年。

            上述中國法院網公開信息顯示,2008年10月,受“三鹿奶粉三聚氰胺事件”影響,上海熊貓的客戶以乳制品滯銷為由,將1,300余件熊貓牌全脂甜煉乳退回給上海熊貓。事后,上海熊貓上述相關責任人,明知上述退回的熊貓牌全脂甜煉乳三聚氰胺超標,仍違反國家的相關規定,將上述退回的熊貓牌全脂甜煉乳采用按比例添加的方式重新回爐,用于生產各類規格的煉奶醬。

            對于上海熊貓銷售三聚氰胺超標產品事宜,熊貓乳品或急忙“撇清”關系。

            據浙江省政府官方新聞網站浙江在線2010年1月5日發布的《三聚氰胺超標 浙江熊貓與被查的“熊貓”無關》,熊貓乳品相關負責人表示,熊貓乳品與被查的“上海熊貓”沒有任何關系,此“熊貓”非彼“熊貓”。而且熊貓乳品與上海熊貓不存在股權關系。

            蹊蹺的是,據熊貓乳品2020年10月12日簽署的招股書(以下簡稱“最新版招股書”)及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公開信息,1996年成立以來,熊貓乳品一直運營“熊貓”牌系列煉乳產品。“熊貓”、“熊貓可寶”、“可寶”是熊貓乳品所擁有的商標之一。

            而上海熊貓卻公然生產銷售“熊貓可寶”、“熊貓”等品牌乳制品,其中上海熊貓是否假冒熊貓乳品商標及產品,還是另有隱情?不得而知。

            二、實控人“現身”上海熊貓子公司,其親屬系上海熊貓清算負責人

            需要注意的是,上海熊貓與熊貓乳品實控人的關系或“不一般”。

            《金證研》滬深資本組研究發現,上海熊貓注銷清算之時,熊貓乳品相關財務人員竟“現身”清算人員名單中。

            據公開信息,2011年11月3日,上海熊貓注銷,清算組負責人為陳秀琴,清算組成員為徐同禮、王岳超、周曉敏。

            據最新版招股書,陳秀琴系熊貓乳品實控人之一李作恭配偶的妹妹,并為熊貓乳品第四大自然人股東,為熊貓乳品第六大股東。此外,陳秀琴在熊貓乳品子公司任財務人員。

            而徐同禮自2006年9月起在熊貓乳品任職,2006年9月至2014年10月期間,先后任財務總監、財務顧問等職,2014年10月起任熊貓乳品監事會主席。

            據熊貓乳品2015年5月19日簽署的公開轉讓說明書(以下簡稱“公開轉讓說明書”),周曉敏為熊貓乳品實際控制人親屬。

            據公開信息,上海熊貓成立于2001年3月13日,王岳超、陳德利、陳德華、陳德星分別持股45%、25%、20%、10%,同時,上述4人分別任上海熊貓執行董事、董事、董事、監事。

            也就是說,熊貓乳品監事會主席徐同禮、子公司財務人員陳秀琴并非上海熊貓股東或董監高等主要人員。但是,陳秀琴、徐同禮卻“現身”上海熊貓清算人員名單中,令人匪夷所思。

            而關于熊貓乳品與上海熊貓的關系,上述所言或是“冰山一角”。

            《金證研》滬深資本組進一步研究發現,熊貓乳品股東及子公司財務人員陳秀琴,以及熊貓乳品實控人之一“李錫安”,與上海熊貓股東陳德華或系“合伙人”。

            據公開信息,陳德華還系瓊海安爾乳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爾乳品”)的法定代表人,并持有安爾乳品50%股權。

            與此同時,安爾乳品副總經理為李安錫,監事為陳秀琴。安爾乳品另外50%股權由李安錫持有。

            值得注意的是,李安錫、陳秀琴均曾系熊貓乳品控股股東定安澳華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定安澳華”)股東、監事。

            據市場監督管理局數據,定安澳華于2007年10月23日成立,2014年10月28日前,由李安錫、李學軍分別持股50%、50%。2014年10月28日,李安錫退出定安澳華,并辭任監事,與此同時,陳秀琴成為定安澳華股東,并出任監事。2016年3月21日,陳秀琴退出定安澳華,并辭任監事。

            據最新版招股書,定安澳華是熊貓乳品控股股東,目前由李作恭、李學軍分別持股30%、70%。

            值得一提的是,在最新版招股書中并未見“李安錫”的蹤影。

            而據最新版招股書,熊貓乳品實際控制人為李作恭、李錫安與李學軍父子。其中,李作恭和李錫安、李學軍為父子關系,李錫安和李學軍為兄弟關系。

            且李錫安為澳大利亞籍,其英文名顯示為“DAVID XI AN LI”。

            上述跡象表明,“李安錫”與“李錫安”名字排序對調,其中是否為“巧合”?而兩人是否為同一人?尚未可知。倘若為同一人,則熊貓乳品實控人李作恭配偶的妹妹陳秀琴,以及李作恭之子“李錫安”,與上海熊貓股東陳德華或系“合伙人”。

            問題尚未結束,熊貓乳品實控人之一李作恭,還曾是上海熊貓子公司法定代表人。

            據公開信息,上海藏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藏高”)為上海熊貓控股子公司,上海熊貓持有上海藏高58%股權。

            而李作恭為上海藏高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徐同禮任上海藏高監事。此外,李作恭還是上海藏高注銷時的清算組負責人。

            據最新版招股書,李作恭為熊貓乳品實控人之一,徐同禮為熊貓乳品監事會主席。

            除此之外,上海熊貓還曾是熊貓乳品子公司發起人股東之一。

            據公開轉讓說明書,2006年9月,熊貓乳品、上海熊貓、浙江省糧油食品進出口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糧油”)和自然人季曉杰分別認繳貨幣出資500萬元、250萬元、200萬元、50萬元共同設立了上海熊貓食品原料有限公司(熊貓乳品子公司上海漢洋乳品原料有限公司前身,以下簡稱“上海漢洋”)。

            2007年10月8日,上海熊貓將其所持有的上海漢洋股權,轉讓給郭紅、李作恭等人。股權轉讓后,上海熊貓不再持有上海漢洋股權。

            作為熊貓乳品監事會主席及子公司財務人員,徐同禮、陳秀琴并非上海熊貓股東或主要人員,卻“現身”上海熊貓清算人員名單中。與此同時,熊貓乳品實控人之一李作恭為上海熊貓子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李作恭之子“李錫安”及李作恭配偶之妹陳秀琴或系上海熊貓股東陳德華“合伙人”。此外,上海熊貓還曾是熊貓乳品子公司發起人股東之一。

            上述種種跡象表明,熊貓乳品與上海熊貓之間的關系或“不一般”。而熊貓乳品以及其實控人之一李作恭等人,在上海熊貓究竟充當什么角色?其與上海熊貓是否存在“關聯”?或該“打上問號”。

            關于上海熊貓的疑團未解,熊貓乳品產品質量問題又接踵而至。

            三、產品曾抽檢不合格,子公司“弄虛作假”或缺失誠信

            公開信息顯示,熊貓乳品子公司生產的產品曾抽檢不合格。

            據公開轉讓說明書,截至簽署日2015年5月19日,寧夏熊貓乳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寧夏熊貓”)為熊貓乳品子公司。

            據靈武市質量技術監督局出具的(靈)質監責改字[2014]11號文件,2014年2月,經抽樣檢驗,寧夏熊貓于2013年12月生產的兩批次全脂乳粉菌落總數項目不符合GB 19644-2010《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乳粉》的要求,違反相關規定,被責令改正。

            此前,熊貓乳品亦曾出現過產品質量問題。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熊貓乳品

          研究報告、榜單收錄、高管收錄、品牌收錄、企業通稿、行業會務





          人妻出轨中文字幕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