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xdp7p"></p>

<sub id="xdp7p"></sub><address id="xdp7p"><listing id="xdp7p"></listing></address>

    <sub id="xdp7p"><address id="xdp7p"><listing id="xdp7p"></listing></address></sub>

      <form id="xdp7p"></form>
      <noframes id="xdp7p">
      <address id="xdp7p"></address>

      <address id="xdp7p"><listing id="xdp7p"><listing id="xdp7p"></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xdp7p"><span id="xdp7p"><dl id="xdp7p"></dl></span></form>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熊貓乳品實控人受讓國有商標兩年溢價16倍 關聯方資產收購價格不一

            2019年,國內煉乳市場消費量22.4萬噸,較上年增長8.74%,預計2020年消費量將近24萬噸,煉乳及濃縮奶需求預計將保持較快增長。另一方面,自詡“國內煉乳領域的龍頭企業”的熊貓乳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熊貓乳品”),曾在2018年11月12日向證監會報送了上市申請文件,而后卻于2019年1月9日主動申請“撤材料”。

            此次再度沖擊上市,熊貓乳品實控人受讓“國有商標”,兩年后卻溢價16倍,令人唏噓。與此同時,熊貓乳品還曾低于每股價值增資擴股。此外,熊貓乳品溢價87.85%收購實控人配偶曾持股公司的固定資產,交易公允性或遭“拷問”。而其子公司與實控人控股公司共用電話、經營場所,熊貓乳品獨立性或遭侵蝕。

            一、熊貓乳品“國企變民企”,實控人受讓“國有商標”兩年溢價16倍

            實際上,熊貓乳品實控人曾受讓“國有商標”兩年溢價16倍,令人唏噓。

            1996年1月,國有控股企業浙江省糧油食品進出口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糧油”)、由李作恭實際控制的民營企業浙江澳華乳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澳華乳品”)和自然人應子才共同出資設立浙江熊貓乳品有限公司(熊貓乳品的前身,以下簡稱“熊貓乳品”),注冊資本500萬元。

            其中,浙江糧油以注冊號為21803的“熊貓”煉乳注冊商標5年獨家使用權作價100萬元、以貨幣資金155萬元,合計255萬元出資,占注冊資本51%;澳華乳品以固定資產作價74.68萬元和貨幣資金155.32萬元,合計出資230萬元,占注冊資本的46%;應子才以貨幣資金出資15萬元,占注冊資本的3%。

            顯而易見,熊貓乳品曾是由國有控股企業浙江糧油控股的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據公開轉讓說明書,熊貓乳品設立時,浙江糧油以“熊貓”商標獨家使用權出資時未進行評估。

            其后,據公開轉讓說明書,截至2001年,浙江糧油用以出資的“熊貓”煉乳注冊商標的5年商標使用權到期后,彼時熊貓乳品的三個股東浙江糧油、澳華乳品以及李作恭約定,將“熊貓”商標的獨家使用權的期限延長至與熊貓乳品經營期限一致,即無償使用到2020年12月31日。在該約定中,李作恭以及其控制的澳華乳品為該約定的受益人。

            多年后,浙江糧油退出熊貓乳品,并出售其所持有的“熊貓”系列商標。而這一約定,則致使“熊貓”系列商標估值不足百萬元。

            2010年7月6日,浙江東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東日”)在浙江產權交易所有限公司舉行的電子競價會,以1,721.17萬元的價格,競得浙江糧油持有的熊貓乳品42%股權及其所有的“熊貓”乳品類系列商標(中國21803號、1482254號、1165065號、1165066號,香港19590358號,新加坡T06/061661號,老撾5456號,柬埔寨10058號,菲律賓4-1997-119507號,阿爾及利亞9643號,馬來西亞97004350號,范圍均為煉乳、奶油等)所有權。其中,42%股權價格為1,690.18萬元,商標的價格為30.99萬元。

            上述交易完成后,浙江糧油不再持有熊貓乳品股權,浙江東日持有熊貓乳品42%股權,成為熊貓乳品第一大股東。同時,“熊貓”乳品類系列商標所有權人由浙江糧油變為浙江東日。

            其中,浙江東日實際控制人為溫州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浙江東日亦為國有控股企業。

            而“接手”熊貓乳品不足兩年,浙江東日便將熊貓乳品股權及上述11項“熊貓”乳品類系列商標,轉讓出去。

            2012年4月28日,浙江東日將熊貓乳品42%股權及上述11項“熊貓”乳品類系列商標,轉讓給定安澳華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定安澳華”,曾用名為定安澳華實業有限公司),轉讓價格為1,987萬元,其中,42%股權價格為1,927萬元,商標的價格為60萬元。

            前述股權轉讓后,浙江東日退出熊貓乳品,不再持有熊貓乳品股份。而股權轉讓前,定安澳華持有熊貓乳品40%股權,股權轉讓后,持有熊貓乳品82%股權,為熊貓乳品控股股東。同時,定安澳華擁有上述11項“熊貓”乳品類系列商標的所有權。

            據公開轉讓說明書,定安澳華由李作恭、李學軍父子控制。前述股權轉讓后,李作恭、李學軍和李錫安父子三人,成為熊貓乳品實際控制人。

            至此,“國資”背景退出熊貓乳品,熊貓乳品由“國企變民企”。

            而原由國有控股企業浙江糧油擁有的“熊貓”乳品類系列商標,也歸李作恭父子所有。

            2012年,李作恭父子以60萬元受讓的“國有商標”,兩年后卻至少溢價16.41倍。

            據公開轉讓說明書,2014年7月31日,熊貓乳品股東定安澳華、郭紅、李錫安擬用貨幣資金及“熊貓”乳品類系列商標所有權置換其此前用于出資的兩項非專利技術。其中“熊貓”乳品類系列商標所有權作價1,000萬元。

            據中都國脈(北京)資產評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都國脈”)2014年7月20日出具的中都評報字【2014】174號《資產評估報告書》,確認“熊貓”乳品類系列商標(中國21803號、1482254號、1165065號、1165066號,香港19590358號,范圍均為煉乳、奶油等)專用權價值1,044.74萬元。

            即2012年4月,李作恭父子控制的安定澳華以60萬元受讓了11項“熊貓”乳品類系列商標。而中都國脈2014年7月出具的評估報告顯示,僅其中5項“熊貓”乳品類系列商標專用權價值便高達1,044.74萬元,令人費解。

            也就是說,李作恭父子以60萬元受讓所得的商標,兩年后或至少溢價了16.41倍。

            對于商標轉讓價格差異巨大的原因,熊貓乳品曾在公開轉讓說明書披露。

            據公開轉讓說明書,2010年7月浙江糧油將“熊貓”乳制品系列商標以30.99萬元轉讓給浙江東日,以及2012年4月浙江東日將“熊貓”乳制品系列商標以60萬元轉讓給安定澳華,其轉讓價格或分別依據浙江萬邦資產評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邦評估”)出具、坤元資產評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坤元評估”)出具的評估報告。

            據萬邦評估出具的浙萬評報[2010]第25號評估報告,截至評估基準日2009年6月30日,“熊貓”乳品類系列商標的所有權評估價值為30.99萬元。

            據坤元評估出具的坤元評報[2012]第98號評估報告,截至評估基準日2011年12月31日,“熊貓”乳品類系列商標的所有權評估價值為60萬元。

            且公開轉讓說明書顯示,上述兩次評估價值,與中都國脈2014年7月20日作出的評估價值差異巨大,主要是受2001年浙江糧油與當時熊貓乳品股東澳華乳品、李作恭間的約定所影響。按浙江糧油與澳華乳品、李作恭約定,熊貓乳品可無償使用“熊貓”商標的獨家使用權,直至2020年12月31日。

            受此影響,萬邦評估、坤元評估對“熊貓”乳制品系列商標的評估價值,需扣除熊貓乳品對“熊貓”商標在2020年12月31日前獨家使用的影響。

            在公開轉讓說明書中,熊貓乳品坦承,萬邦評估、坤元評估對“熊貓”乳制品系列商標的評估價值,均未體現出商標的真實價值。而中都國脈2014年7月20日出具的評估報告,則體現了商標真實價值。

            也就是說,2001年的一出“熊貓乳品可無償使用商標直至2020年”的約定,或致使“熊貓”系列商標估值不足百萬元。而“熊貓”乳品類系列商標由國企轉讓給民企的過程中,其轉讓價格未能體現商標真實價值,其間是否導致國有資產受侵蝕?不得而知。

            二、董事郭紅曾“低價”受讓實控人股權,曾系昔日國有股東浙江糧油“董監高”之一

            問題遠未結束,董事郭紅曾“低價”受讓實控人持股有的熊貓乳品股權。

            2005年5月30日,李作恭、李錫安與郭紅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李作恭將其持有熊貓乳品3%的股權(出資額15萬元),以2.38元/注冊資本的價格轉讓給郭紅,李錫安將其持有熊貓乳品6%的股權(出資額30萬元),以2.38元/注冊資本的價格轉讓給郭紅。

            此次股權轉讓后,郭紅對熊貓乳品的出資比例為9%。

            據溫州大華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華所”)2005年6月2日出具的溫大會評【2005】第024號《資產評估報告》,確認截至評估基準日2005年3月31日,熊貓乳品所有者權益評估價值為1,429.09萬元。

            而截至2005年3月31日,熊貓乳品注冊資本為500萬元。

            即截至2005年3月31日,熊貓乳品每股價值為2.86元。而李作恭、李錫安以2.38元/注冊資本的價格將所持熊貓乳品股權轉讓給郭紅,其轉讓價格低于每股價值。

            值得一提的是,郭紅“來自”浙江糧油,曾系浙江糧油“董監高”之一。

            據公開轉讓說明書及2018年11月12日招股書(以下簡稱“2018版招股書”),郭紅出生于1960年,1980年8月至2010年6月期間,歷任浙江糧油經理、黨委委員、董事、副總經理,1996年1月至2014年10月期間,歷任熊貓乳品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副董事長;2014 年 11 月至今任熊貓乳品副董事長。

            而據公開轉讓說明書,李作恭、李錫安,自2012年6月13日起成為熊貓乳品實控人。曾系浙江糧油“董監高”之一、現任熊貓乳品副董事長,郭紅對浙江糧油、熊貓乳品管理及決策影響幾何?不得而知。

            2001年,浙江糧油與熊貓乳品當時的股東李作恭、及其所控制的企業澳華乳品約定,浙江糧油所擁有的“熊貓”乳品類系列商標由熊貓乳品無償使用直至2020年。彼時作為浙江糧油子公司,熊貓乳品無償使用“熊貓”系列商標或無可厚非。而后浙江糧油退出,熊貓乳品由“國企變民企”,其無償使用商標的約定,是否仍具備合理性?

            而2001年,郭紅同時在浙江糧油、熊貓乳品任職,其是否有參與上述決策?郭紅在履職時是否勤勉盡責?亦難得知。

            可,2005年,郭紅“低價”受讓李作恭、李錫安父子持有的熊貓乳品股權,“搖身一變”成為熊貓乳品股東。

            而郭紅或并未止步于此。

            據公開轉讓說明書,2005年7月12日,熊貓乳品股東會決議通過,同意浙江糧油以盈余公積轉增注冊資本165萬元;李錫安增資200萬元,其中新增貨幣出資122.49萬元,以盈余公積轉增注冊資本77.51萬元;郭紅新增貨幣出資135萬元。上述股東合計出資500萬元。

            上述增資前,熊貓乳品注冊資本為500萬元,增資后,注冊資本為1,000萬元。

            也就是說,上述增資的價格為1元/注冊資本。

            公開轉讓說明書顯示,2005年6月2日,大華所出具的評估報告顯示,截至2005年3月31日,熊貓乳品所有者權益評估價值為14,290,910元。

            而截至2005年3月31日注冊資本為500萬元。即截至2005年3月31日,熊貓乳品每股價值為2.86元。

            這意味著,熊貓乳品上述增資價格為1元/注冊資本,低于每股價值。

            值得注意的是,據公開轉讓說明書,上述增資前,浙江糧油持有熊貓乳品51%股權,增資后,浙江糧油持有熊貓乳品42%股權。在本次增資過程中,浙江糧油持有的熊貓乳品股權“稀釋”了9%。而郭紅持有的熊貓乳品股權則由9%上升為18%。

            據最新版招股書,截至簽署日2020年10月12日,郭紅為熊貓乳品副董事長,直接持有熊貓乳品10.28%股權,系熊貓乳品第二大股東。此外,郭紅擔任執行事務合伙人的寧波梅山保稅港區寶升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持有熊貓乳品7.53%股權,且郭紅配偶周煒持有熊貓乳品2.26%股權。

            問題還遠未結束。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熊貓乳品

          研究報告、榜單收錄、高管收錄、品牌收錄、企業通稿、行業會務





          人妻出轨中文字幕在线观看